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3时间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3时间
周泽楷从树上稳稳地落下,也不问和喻黄二人聊了什么,只轻轻对叶修送去一个笑容:“接你回家。”
_______
自从上次打发走喻文州黄少天,又跟着周泽楷一起返回轮回中心,甚至住进了首领的牢房后,叶修受到的骚扰少了不少——当然是明面上的,暗地里的试探依然小动作不断。
叶修还在梦魇中,再见喻黄二人,难免触景生情,也懒得去管背地里的一些动作了。
叶修不清楚梦魇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叶秋铭牌从来不是一个宝物,最多只能是个潘多拉魔盒,得到的东西不一定多,但失去的东西一定令人痛心疾首。
终于到28号的时候,梦魇惩罚宣告结束。
视界重新融合成一整块,突然的强烈的色彩让人目眩。
叶修无声地转头去看了一眼窗外。
离巴尔洛克时间只有短短三天,虽然在1号零点,监狱就会开放部分武器限制,但是谁也不知道拿到手的是什么,到时候一群人疯一样涌向大厅,不发生什么踩踏事件都是万幸了。
叶修在这几天也算是摸清楚周泽楷的脾气了:沉默寡言,行动力超强,不拒绝组队,也不害怕单挑。
周泽楷倒是有一些固定队友,听说这种“固定队友”还蛮常见的,像周泽楷江波涛、喻文州黄少天、韩文清张新杰等等,都是有些坚固的伙伴关系的。
比较尴尬的是,这些固定打团的,都对叶修产生了迷一样的兴趣。
以至于目前没有人愿意跟叶修组队刷副本。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30号晚上十点。
监狱里正常的作息比较神奇,十点是大家正神采奕奕的时间,但次日就有一场混战,大部分人都选择养足精神。
——这个大部分人很明显不包括叶修。
叶修去巴尔洛克的大厅看了一眼,这个大厅是特地为“巴尔洛克时间”准备的,足够宽敞,足够四通八达,最重要的是——它是露天的。
于天空中环绕着大厅的,是一排排整齐严谨的“观众席”。
不过从第一场“巴尔洛克时间”开始,还从来没有观众入座。
这个大厅是一个畸形的古代罗马斗场,底下的“牲畜”生死不论,存在的唯一合理性就是让观众得到快感。
叶修就站在露天边缘的阴影里,视线贪婪的扫过亘古繁星,寒夜星子,然后又慢慢收回目光,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斗场。
不出意外的话,物资会放在最中间的旋转梯上,那简直就是为存放什么东西量身打造的,像是累累尸骨顶上的皇冠。
通向斗场的路很多,几乎是来自各处,可以预想,在前往斗场的路途中,都有一场前哨战。
叶修没有经历过巴尔洛克时间,他还在监狱的时候,每天也就是朝监狱长们挑事,朝大人物们挑事,没想到他一走,那些个人就这么来事了。
暗夜中,叶修再次抬起了头,目光却停留在观众席上。
总觉得什么人在看自己。
叶修皱眉想了想,确认自己这个位置刚好是被大厅边缘遮挡的部分,就算有什么人在观众席上,也不会看到自己才对。
这个时候对面隐约出现一个轮廓,那人朝叶修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叶修别说话。
是周泽楷。
他缓缓朝大厅中央踏出一步,不紧不慢得对着观众丢了一把小刀。
“枪王,明天才是你表现的时间。”
果然有人!
叶修皱眉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奈何子夜深沉,实在是无法看清到底是什么人。
周泽楷也在寻找到底是什么人在“观众席”这个敏感的位置上,却同样一无所获。
叶修大概意识到,可能他的“首秀”,将会是“观众席”上大人物看到的“首映礼”吧。
那人声音听起来就是那种养尊处优,手持一切的高傲,只是叶修却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油腻的音调。
叶修在监狱的时间里,几乎和所有明面上的资方打过交道,熟悉他们就如同熟悉自己。
“我知道001也在这里,总是躲着似乎不是你的作风。”
叶修咳了一声,慢慢走到周泽楷身边与他并肩,慢悠悠道:“我不指望一个脑子里全是香槟美人的垃圾能理解什么叫战术。”
周泽楷惊叹于叶修的垃圾话是无差别攻击,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果然,周泽楷丢过去的那把小刀立马飞到了叶修脚边。
叶修把小刀捡起来,叹息道:“准头不行啊,啧啧啧,这样难道不会被弄死吗?”
周泽楷:“……”
“我等着看你明天的表演,001。期待你能有配得上这狂妄的话的表现。”那人冷哼一声,看样子是走了。
叶修和周泽楷在原地等了一会,又摸了摸地形,才一同往轮回区的方向走去。
“我说小周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大厅来干嘛?”
“……来看看。你呢?”
叶修呵呵一笑:“我不也来看看嘛!”
周泽楷:“……”
周泽楷真的只是来看看的。
每次巴尔洛克时间之前,他都会抽时间来看看,确保监狱头子们没有作妖弄出什么新花样。
谁知道在这里看到了叶修。
犯人们活动的时间极其有限,除了首领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时间外,其他普通的犯人根本没有太多的自主权。
所以一开始,周泽楷以为对面的人会是江波涛之类的,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有侦测地形的习惯。
只是没想到会是叶修。
是叶秋铭牌的特殊权利吗?
周泽楷疑惑地想。
这样想着,他突然向叶修伸出了手:“组队吗?”
叶修停下了脚步。
老实说,挺心动的。
背后是露天的星河,温柔的星光洒满巴尔洛克的物资台,把它照耀得像是渡上了一层温暖的水光。
面前有人向他伸出手,眼神坚定认真,像是一个烂俗的求婚场景。
他知道自己必须接受的,在大家几乎都有“固定团”的情况下,想要单枪匹马拿到物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叶修笑了笑:“我拒绝。”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缩回了手,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丝毫不挽留。
两人于是继续赶往轮回区,表面上殊途同归,内心其实各奔东西。
组队之后物资怎么分?他又不算是轮回区的人,既不想全部上缴也不想与人平分。
再者,监狱承认的物资拥有者只有一个,也就是接受惩罚的人只有一个,那么组队之后谁去接受惩罚?
物资可以转让,惩罚又不能共享。
叶修回到轮回区,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还住在周泽楷的首领“总统套房”。
“有空房间吗?我搬出去。”叶修捣了捣周泽楷的胸膛,忽然感受到他身体有不自然的颤抖。
叶修不动声色收回了胳膊。
周泽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有,隔壁。”
叶修喜闻乐见地跑到了隔壁去,走之前还不忘告诫周泽楷要注意安全。
叶修环顾一下这间隔壁的牢房,简直跟总统套房就不是一个待遇。
周泽楷的房间里虽然空旷,但是依然有一些铁制的器具,比如铁架床之类的。
他这边就直接换成吊床了,连吊灯都是塑料的。
曾经把铁制的用品拆成武器的叶修遗憾地叹了口气。
总觉得敌人在进化,而我方武器装备不够精良,实在是送人头的勾当。
叶修沧桑地把藏在裤裆里的手枪掏出来,检查了一遍装弹情况,又默默地放回去了。
讲真的,有时候还挺怕走火什么的。
他在吊床上睡了个囫囵。
5月20日凌晨0点,巴尔洛克时间准时开启,叶修被细微的动静弄醒了,他猛然睁开眼,发现门缝里被塞进来一张纸条。

“001,今日发放于你的武器是:无。”
-------------
老叶:没武器?别怕,我去抢一个。我看轮回当家的手里的那个就挺好。
周泽楷:……

下一章包子就要出场了!毕竟物资如同野图,想要一个人偷到boss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就两个人去偷???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