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4包子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4包子
周泽楷在巴尔洛克时间开始十分钟后,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坚定的邀请叶修组队。
十分钟前,叶修敲响了周泽楷的总统套房,环顾四周,发现江波涛果然不在之后,开始和周泽楷拉家常。
“小周啊,这个巴尔洛克时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就在周泽楷头摇回来的时候,他发现一柄手枪正抵在自己脑门上。
他眼神陡然变得非常危险,那是一种从“生活”立马变成“战场”的警觉。如果说日常的周泽楷只能算是个眼神坚定而深厚的小青年的话,那么应激状态下的周泽楷已经可以完全展露他身为杀人犯的风采了。
“我想你大概不想知道这有没有装子弹——或者它是不是真的。”
叶修笑了笑。
周泽楷肌肉不动声色地绷紧了,从侧面看过去,他整个脸庞都呈现一种凶狠的凌厉。
“要什么?”
叶修点了点头,似乎是欣慰周泽楷的懂眼色。
“你的武器在哪?我只需要一个地点。”
周泽楷闻罢,露出了一个可以说是错愕的表情。
叶修没有武器,这是他一早就猜到的。
在这所监狱里,得罪哪一个狂徒都可以,唯独不能得罪一些“大人物”——尤其在巴尔洛克时间前。
叶修的下场已经无比清晰了——他不会得到任何武器,除了赤手空拳,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周泽楷原以为叶修会让他交出自己的武器。
毕竟“发放武器”只是个笼统的概念,怎么发放?什么时候发放?武器的限制解锁到什么程度?
几乎所有新人都以为“发放武器”就是直接“发放”。
事实上,武器发放的只有一个地点,你要是偶然发现其他人的武器地点,大可以占为己有。
周泽楷第一次开始怀疑叶修的身份。
但他还是从桌子上摸过那张纸条,在叶修面前缓缓展开。
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同时绞上叶修拿枪的右手!
纸条缓缓飘落,叶修眼神动都没动,左手同时飞快地向周泽楷脖子袭去!
周泽楷改绞为推,一双手不知何时只有一只留在人前,另一只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后方扣向叶修腰侧!
叶修观察周泽楷这段时间里,周泽楷也在观察叶修。
叶修击毙那个倒霉的监狱长时周泽楷跟在身后,注意到他总是避免腰部用力,有时宁愿多吃一些攻击也不愿拧腰回避。
大概是人老了吧。
周泽楷胡思乱想着。
纸条已经回落到地面,两人的交手也已经停止。
“挺好。”叶修胡乱叹息了一声,蹲下去捡起了纸条。
他下蹲的时候,周泽楷从他卷起的衣服里看到他的后腰。
那里有一大块伤疤,完全看不出还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层层叠叠的疤扣落在一起,像是无数次刑役的结果。
是电击伤,周泽楷很确定。
他垂下眼睛,正好和叶修上挑的视线对上了。
叶修冲他笑了笑:“地点在食堂?怕不是给了你一把餐刀。”
“也可能是菜刀。”周泽楷真诚道。
“在外国监狱里还想有杀猪刀?”叶修拍拍手,潇洒地走了,“痴心妄想。”

尽管还是凌晨,监狱里的人却大都已经开始活动了。
他们有的人带着明显的疲惫的神情,有的却是跃跃欲试,还有人眼神冷淡,像是被人打扰了睡眠。
叶修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感觉到那些死去的愤怒在他心底复燃,直把他烧得肝胆俱颤,心火难消。
他以前还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每天作天作地,恨不得那些个劳什子监狱长大人物们死个干净,好叫他好好看看这一片干净的天空。
他们是蝼蚁,是斗兽场里的兽,只能仰人鼻息,活着要给人带来乐趣,死了也得被榨干剩余价值。
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有的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有的是被政治对手整垮,有的是受人蛊惑被人冤屈,他们最少的,也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之久。
每天唯一爱做的,就是在一片天空下,怀念一下家人,忏悔一下罪行。

距离叶秋领导的大暴动已经过去了快一年。
嘉世区在那次暴动中出尽风头,一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避风港。
叶秋死后,嘉世区面临的也是领导层面疯狂的报复。
死去了那么多,那么多人,血在监狱里冲刷了三天,换来了什么呢?
叶修拿着周泽楷的刀——好歹是比餐刀锋利一点的水果刀——用光洁的刀面照了照自己的脸。
行吧,整的还算成功,能干大事了。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炸出来一声:“哪里跑!”
然后就看见一个头发稍长的青年追着另一个人跑进了食堂,看这气势汹汹的场景,叶修立马判断出刚刚那声是头发长的青年喊出来的。
“你小子站住!”青年手里举着一块……一块板砖,正要往前面那人头上砸。
那人回过头朝青年嘲讽道:“你叫我停……”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青年手一扬,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沙就直接扑进了那人的眼里。
就在他闭眼的瞬间,板砖也重重地敲在他头上了。
目睹了全程的叶修:“……”
这打法,真的很……很流氓……
青年放到了那个倒霉蛋,正要往前走,就看见了提着水果刀的叶修。
“老大!”青年爆出一声大喊,仿佛看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扑倒叶修身旁,两眼那叫一个神采奕奕炯炯有神。
叶修立马默默把头侧过去,果然就感觉到一阵干燥的风拂过耳畔。
细小的沙粒在脚边坠落。
青年:“……嘿嘿,手滑,手滑。”
叶修:“你叫什么?”
青年仿佛没意识到话题转的这么快,本来都做好玩命狂奔的打算了,听到这话立马绷在了原地。
“0152。”
“我问姓名,没问铭牌。”叶修摇摇头,笑着拍了拍青年的肩。
“……包荣兴。叫我包子!”神经立马从紧绷中转了七百二十度,变成一个兴高采烈天马行空的包子了。
“包子,咱们组队?”
“好啊!老大你会唱歌吗?”
“……”

曾经揣测叶修是不是有什么难隐之言无法组队的周泽楷,不知道看到如此场景会做何感想。
而此时落单、没有武器、精神状态略差的周泽楷,显然无法顾及叶修这边,他对着黄少天,已经有些自顾不暇了。
江波涛缺席巴尔洛克时间,少了固定搭档的周泽楷本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独来独往惯了,也还游刃有余。
奈何叶修在凌晨零点敲开了他的门。
还拿着枪。
更可怕的是,天知道黄少天为什么不从蓝雨那边去大厅,非要来轮回溜一圈,挑衅一下周泽楷。
黄少天手里拿着还是那把冷兵器物资,嘴上话语不断,手上攻势不停。
黄少天是一个神奇的人——各种意义上的。
监狱被迫为他更改了规则,允许他可以不使用监狱提供的武器,甚至当时的物资奖励都带着讨好的意味。
而他,是用嘴,逼迫监狱为他修改规则。
——字面意思。
他本身被称为“机会主义”,每次混战几乎是不到关键时候不现身,而一旦他出现在战场上,总能叫人心烦意乱。
机会主义,这个机会是他的还是你的?
当然另一个原因其实是……
“周泽楷,我就过来问问你001在哪,问完我立马走,哎你别不信啊,我向来说到做到说一不二从来不乱开地图炮,只要你跟我讲001在哪,我就不欺负你了,你看你在轮回被我欺负似乎也不好是吧?”
众所周知,周泽楷是个锯嘴葫芦。
周泽楷:“……”
他躲过黄少天不算凌厉但很密集的打击,一脚踹上挂在墙的监狱长的等身画像,画像晃动了一下,慢悠悠地朝底下来不及收招的黄少天砸去。
黄少天看着朝自己砸过来的画像,我靠一声,立马向后跳去,嘴里还不忘疯狂地吐槽着:“周泽楷你能耐啊,监狱长的头你都敢踢,我看你是跟001在一块久了都无法无天了,怕你哪天想不开去把监狱长的老窝端了,还是我大发慈悲收拾一下你,叫你……卧槽怎么就走了?”
原地只留下仰面朝天的监狱长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还只是“预热”阶段,喻文州就已经放心黄少天出来招摇了,要说他没什么阴谋周泽楷还真不信。
不得不说,在一群疯子一般的狂徒中出现一个脑力选手还挺让人心烦的。
周泽楷一边赶往食堂,一边思索喻文州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江波涛不在,周泽楷相当于失去了半个脑。
等他到食堂,看见叶修带着一个青年竟然没走,甚至还慢条斯理的啃着面包的时候,他那半个脑也彻底罢工了。
现在这个时间都这么随意的吗?两个大活人站着都没人过来争夺武器和食物?
周泽楷站在离他们一臂远的地方,陷入了沉思。
“有煤气?”周泽楷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看着叶修吃得似乎是熟食,才有了这诧异的一问。
“是电。”叶修把最后一块烧糊的白菜送到嘴里,“原来断了,给我接上了。电得不是很好,有点焦。”
叶修有点无奈的吃完这一餐黑暗料理,抬手指了指监控:“你的武器。”
水果刀插在坏死的监控上,在高空愣是显示出了什么叫“尽职尽责”。
周泽楷不过随意瞥了一眼,点了点头。

跟周泽楷这个没了江波涛就是一个锯嘴葫芦的人呆在一起显然没什么好处,直到遇见包子,叶修才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巴尔洛克时间”的规则。
大厅中放置着物资,由两位监狱长看管。获得物资不算游戏结束,只有0点过去,无论物资在哪个人——或是哪块地上,巴尔洛克时间才算是正式结束。
——由监狱长宣布。
由于叶秋开得好头,监狱长差不多已经等同于是“监狱守卫”一样的存在了,没有实权,也就是管管必要的纪律,毕竟谁知道哪个监狱长又会被哪个疯子杀掉。
叶修听完具体规则,立马就明白了其中可以钻的漏洞——杀掉其中一个监狱长,留下另外一个宣布结束,或者直接杀掉两个,干脆不做什么表面上的宣布了。
他还在这所监狱里的时候,大人物们的助兴娱乐不过是“整阅时间”、“刑罚赏阅时间”、“随机彩蛋时间”,约定俗成的,在这些“特殊时间”里,监狱里可以死人。
如今增加了一个“巴尔洛克时间”,当然可以死监狱长了。
于是叶修问道:“有死过监狱长吗?”
包子捏了捏手中的板砖,似乎没弄明白“监狱长”是个什么玩意。
“有。”周泽楷言简意赅,“误伤。”
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和周泽楷的眼神对上了。
周泽楷冲叶修露出一个可以说是腼腆的笑容:“你可以误伤。”

虽然说不做队友,但叶修包子和周泽楷还是临时组了个队,目前确定了行驶的路线。
现在才凌晨三点不到,大部分人都在寻找发放的武器,基本上没什么人在前往大厅的路上,也没有人有心去招惹祸端,只是听了周泽楷说他半路遇到黄少天,叶修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不往大厅去了。
“我们去蓝雨。”
--
设定……不知道几:如果巴尔洛克时间过去,没有人获得物资,所有人接受铭牌惩罚并在接下来三天内不提供任何食物。
设定+1:特殊时间可以死人,非特殊时间杀人者接受惩罚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3时间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3时间
周泽楷从树上稳稳地落下,也不问和喻黄二人聊了什么,只轻轻对叶修送去一个笑容:“接你回家。”
_______
自从上次打发走喻文州黄少天,又跟着周泽楷一起返回轮回中心,甚至住进了首领的牢房后,叶修受到的骚扰少了不少——当然是明面上的,暗地里的试探依然小动作不断。
叶修还在梦魇中,再见喻黄二人,难免触景生情,也懒得去管背地里的一些动作了。
叶修不清楚梦魇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叶秋铭牌从来不是一个宝物,最多只能是个潘多拉魔盒,得到的东西不一定多,但失去的东西一定令人痛心疾首。
终于到28号的时候,梦魇惩罚宣告结束。
视界重新融合成一整块,突然的强烈的色彩让人目眩。
叶修无声地转头去看了一眼窗外。
离巴尔洛克时间只有短短三天,虽然在1号零点,监狱就会开放部分武器限制,但是谁也不知道拿到手的是什么,到时候一群人疯一样涌向大厅,不发生什么踩踏事件都是万幸了。
叶修在这几天也算是摸清楚周泽楷的脾气了:沉默寡言,行动力超强,不拒绝组队,也不害怕单挑。
周泽楷倒是有一些固定队友,听说这种“固定队友”还蛮常见的,像周泽楷江波涛、喻文州黄少天、韩文清张新杰等等,都是有些坚固的伙伴关系的。
比较尴尬的是,这些固定打团的,都对叶修产生了迷一样的兴趣。
以至于目前没有人愿意跟叶修组队刷副本。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30号晚上十点。
监狱里正常的作息比较神奇,十点是大家正神采奕奕的时间,但次日就有一场混战,大部分人都选择养足精神。
——这个大部分人很明显不包括叶修。
叶修去巴尔洛克的大厅看了一眼,这个大厅是特地为“巴尔洛克时间”准备的,足够宽敞,足够四通八达,最重要的是——它是露天的。
于天空中环绕着大厅的,是一排排整齐严谨的“观众席”。
不过从第一场“巴尔洛克时间”开始,还从来没有观众入座。
这个大厅是一个畸形的古代罗马斗场,底下的“牲畜”生死不论,存在的唯一合理性就是让观众得到快感。
叶修就站在露天边缘的阴影里,视线贪婪的扫过亘古繁星,寒夜星子,然后又慢慢收回目光,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斗场。
不出意外的话,物资会放在最中间的旋转梯上,那简直就是为存放什么东西量身打造的,像是累累尸骨顶上的皇冠。
通向斗场的路很多,几乎是来自各处,可以预想,在前往斗场的路途中,都有一场前哨战。
叶修没有经历过巴尔洛克时间,他还在监狱的时候,每天也就是朝监狱长们挑事,朝大人物们挑事,没想到他一走,那些个人就这么来事了。
暗夜中,叶修再次抬起了头,目光却停留在观众席上。
总觉得什么人在看自己。
叶修皱眉想了想,确认自己这个位置刚好是被大厅边缘遮挡的部分,就算有什么人在观众席上,也不会看到自己才对。
这个时候对面隐约出现一个轮廓,那人朝叶修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叶修别说话。
是周泽楷。
他缓缓朝大厅中央踏出一步,不紧不慢得对着观众丢了一把小刀。
“枪王,明天才是你表现的时间。”
果然有人!
叶修皱眉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奈何子夜深沉,实在是无法看清到底是什么人。
周泽楷也在寻找到底是什么人在“观众席”这个敏感的位置上,却同样一无所获。
叶修大概意识到,可能他的“首秀”,将会是“观众席”上大人物看到的“首映礼”吧。
那人声音听起来就是那种养尊处优,手持一切的高傲,只是叶修却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油腻的音调。
叶修在监狱的时间里,几乎和所有明面上的资方打过交道,熟悉他们就如同熟悉自己。
“我知道001也在这里,总是躲着似乎不是你的作风。”
叶修咳了一声,慢慢走到周泽楷身边与他并肩,慢悠悠道:“我不指望一个脑子里全是香槟美人的垃圾能理解什么叫战术。”
周泽楷惊叹于叶修的垃圾话是无差别攻击,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果然,周泽楷丢过去的那把小刀立马飞到了叶修脚边。
叶修把小刀捡起来,叹息道:“准头不行啊,啧啧啧,这样难道不会被弄死吗?”
周泽楷:“……”
“我等着看你明天的表演,001。期待你能有配得上这狂妄的话的表现。”那人冷哼一声,看样子是走了。
叶修和周泽楷在原地等了一会,又摸了摸地形,才一同往轮回区的方向走去。
“我说小周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大厅来干嘛?”
“……来看看。你呢?”
叶修呵呵一笑:“我不也来看看嘛!”
周泽楷:“……”
周泽楷真的只是来看看的。
每次巴尔洛克时间之前,他都会抽时间来看看,确保监狱头子们没有作妖弄出什么新花样。
谁知道在这里看到了叶修。
犯人们活动的时间极其有限,除了首领可以有更多的自主时间外,其他普通的犯人根本没有太多的自主权。
所以一开始,周泽楷以为对面的人会是江波涛之类的,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有侦测地形的习惯。
只是没想到会是叶修。
是叶秋铭牌的特殊权利吗?
周泽楷疑惑地想。
这样想着,他突然向叶修伸出了手:“组队吗?”
叶修停下了脚步。
老实说,挺心动的。
背后是露天的星河,温柔的星光洒满巴尔洛克的物资台,把它照耀得像是渡上了一层温暖的水光。
面前有人向他伸出手,眼神坚定认真,像是一个烂俗的求婚场景。
他知道自己必须接受的,在大家几乎都有“固定团”的情况下,想要单枪匹马拿到物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叶修笑了笑:“我拒绝。”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缩回了手,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丝毫不挽留。
两人于是继续赶往轮回区,表面上殊途同归,内心其实各奔东西。
组队之后物资怎么分?他又不算是轮回区的人,既不想全部上缴也不想与人平分。
再者,监狱承认的物资拥有者只有一个,也就是接受惩罚的人只有一个,那么组队之后谁去接受惩罚?
物资可以转让,惩罚又不能共享。
叶修回到轮回区,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还住在周泽楷的首领“总统套房”。
“有空房间吗?我搬出去。”叶修捣了捣周泽楷的胸膛,忽然感受到他身体有不自然的颤抖。
叶修不动声色收回了胳膊。
周泽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有,隔壁。”
叶修喜闻乐见地跑到了隔壁去,走之前还不忘告诫周泽楷要注意安全。
叶修环顾一下这间隔壁的牢房,简直跟总统套房就不是一个待遇。
周泽楷的房间里虽然空旷,但是依然有一些铁制的器具,比如铁架床之类的。
他这边就直接换成吊床了,连吊灯都是塑料的。
曾经把铁制的用品拆成武器的叶修遗憾地叹了口气。
总觉得敌人在进化,而我方武器装备不够精良,实在是送人头的勾当。
叶修沧桑地把藏在裤裆里的手枪掏出来,检查了一遍装弹情况,又默默地放回去了。
讲真的,有时候还挺怕走火什么的。
他在吊床上睡了个囫囵。
5月20日凌晨0点,巴尔洛克时间准时开启,叶修被细微的动静弄醒了,他猛然睁开眼,发现门缝里被塞进来一张纸条。

“001,今日发放于你的武器是:无。”
-------------
老叶:没武器?别怕,我去抢一个。我看轮回当家的手里的那个就挺好。
周泽楷:……

下一章包子就要出场了!毕竟物资如同野图,想要一个人偷到boss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就两个人去偷???

巴尔洛克监狱2后两章ヽ(*。>Д<)o゜
掉落拾取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2轮回
最多十张不想讲话了……
敏感词简直就是监狱文跨不去的坎_(:_」∠)_
后面还有两张ε==(づ′▽`)づ

端午节快乐呀

无论怎么修改还是走敏感词……可能是监狱文的猫饼了

【巴尔洛克监狱】1叶修
*监狱里的每个人都是重刑犯,既不能否认他们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也不能否认他们作为人的价值
*阅读时请时刻保持正确三观

今天回坑!
每次回来都会被小伙伴感动的一塌糊涂……
谢谢大家的支持,列表里躺着一个万年不更新的作者也挺考验耐力的唉
高考结束啦!!!
目前有以下计划w
《三月三十一日的午后》会更新,但是可能进度较慢,需要重新捋一下细纲……
周叶会有一篇《巴尔洛克监狱》……
大概就这些了吧……
orz

【欢迎来到噩梦游戏】三月三十一日的午后26~31

【三月三十一日的午后】
(26~31)

很久没有更新小段子了,轮子的噩梦游戏2也写完了_(:з」∠)_
写得不好,望博诸君一笑w
ooc属于我
_________________
26

齐乐人和宁舟拿着票找到学校大礼堂的时候,看见了等在门口的学生会接待员。

接待员接过两人的票,仔仔细细瞅了一会,问道:“确定是这个?”

齐乐人:这个难道还有其他的?

宁舟:“嗯。”

接待员立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双眼放光紧握着齐乐人的手笑道:“贵宾啊!”

齐乐人:“啥?”

接待员绽放出一个堪比春风的笑容,带领着两人朝会场内部走。

齐乐人顿时觉得也许就在此刻,他终于有天赋被人发掘,马上就要享受到传说中“领域级”高手的力量了!

走到一个堆满杂物的储物间,接待员转过头,无所谓地摆摆手:“就在这等着吧,一会有人来安排。”

齐乐人:“……”

27

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刚应该是有“人”来安排。

为什么面前站着一只巨大的泰迪。

28

泰迪摇摇晃晃朝齐乐人

……身后的服装收集箱走来。

他艰难地拔下自己的头套,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翻找工作。

齐乐人这时候才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有些迷糊地问宁舟:“我们到底来干什么?”

宁舟:“……嗯,看表演?”

齐乐人:“大概是吧?”

所以为什么要用疑问语气?

29

齐乐人:“为什么这只泰迪我没见过?”

宁舟:“学校会议室、礼堂、报告厅基本上都是黎明班的领地。”

齐乐人一听乐了,兴冲冲地问道:“那咱们呢?”

宁舟想了想,回想起:

圣诞的时候,黎明班在报告厅开晚会,黄昏班在教室考试。

元旦的时候,黎明班在礼堂开晚会,黄昏班在教室学习。

寒假放假前一天夜晚,黎明班在食堂举行晚宴,黄昏班在教室看书。

五一的时候,黎明班组织学生去学校后面的圣墓山野炊,黄昏班在写作业。

“我们的领地是教室。”

“……”

齐乐人:“还真难为您了,是不是还有领地攻击加持啊。”

30

两人在bb的时候,泰迪已经找到了服装,飞快地塞到他俩手里。

齐乐人:“咦,贵宾原来还有服装可以穿吗?”

抖开一看。

卧槽女装?!

31

震惊!黄昏班班长在阴暗角落做出这种事,同学的反应你绝对想不到!

是他!那个要和我校第四一起看鸟的人,他竟穿上了女装!

黄昏班班长在黎明的领地上屈辱地脱下了衣服!理由竟然是……

【周叶】你跳进蓝河也洗不清了(番外)

你跳进蓝河也洗不清了(番外)
谁是联盟最受的人

上篇(5)
http://yanshan0529.lofter.com/post/1e480cc4_c91f8d9

很久没有上lof了……(连我楷生日都没上来……我检讨)
一篇很老的文,抽时间掉落了一个番外,写得不是很好,望博诸君一笑

---------------------------

1L:排,如题,联盟中最受的到底是谁?

2L:楼上,我这里有一份all叶的本子

3L:all叶又能说明什么?能不能不要ky?我这里还有all韩本子呢

4L:搞siao,all韩本子不知道是哪个毒唯整出来的,这都能当做论据?

5L:楼上论文狗鉴定完毕

6L:楼上跑题鉴定完毕。不说all韩,叶黄总能说明什么吧?

7L:叶黄又有何作为?我黄叶不服

8L:黄叶才是无作为!我叶黄素不服

9L(楼主):……

10L:楼主开这楼明显不就是要让cp党撕起来吗

11L(楼主):这明显是一个探讨哲♂学的话题,cp党撕起来只能说他们没有领会哲♂学的精髓

12L:都别说了,明显老叶更受一点,全联盟都能攻

13L:瞎扯!黄少攻过?

14L:别bb!照这么说黄少还是最受的?

15L:……周泽楷江波涛难道攻过黄少?

16L: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是怎么扯上的

17L:轮回那一场,黄少根本没能上场吧?

18L:这我这个蓝雨粉可就不高兴了啊!!!

19L(楼主):敲黑板,cp党也就算了,战队粉是怎么撕起来的

20L:正题,跟全联盟都能发展一点关系,还大多时候都处于下面的,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是谁吧?

21L:不是冯主席吗?

22L:不是冯主席吗?

23L:不是冯主席吗?

24L:不是冯主席吗?

25L(楼主):不是冯主席吗?

26L:……

27L:真当冯主席不上论坛

28L:冯主席还有时间上论坛?那估计是手里边有几瓶速效救心丸

29L:不得了,你们看新闻了吗?!!

30L:这个时候的新闻,不是转会就是退役,叶神已经退了,还有什么新闻有这个重磅?

31L:有人拍到叶修和周泽楷举止亲密!

32L:瞎jb扯什么呢,两个人先前还在为第一人争个你死我活,这时候就举止亲密了?

33L:所以你们倒是看看新闻啊

34L:……

35L:我来友情复制一下:今日下午三点左右,一位疑似周泽楷的男性出没于兴欣网吧附近,随即从网吧内走出一个抽烟男子,两人举止亲密,一同走向了网吧内

36L:艹,过来打个游戏上个网就tm举止亲密了啊

37L:仔细一想,他们俩明显之前就不对头,怎么现在又举止亲密了

38L(楼主):同志们,我们不是叶修分析协会,我们的目标是!

39L:搞事情!搞事情!

40L(楼主):探求联盟真理!把握最新动向!分析攻受站位!提供最可靠的股评资讯!

41L(楼主):……mmp

42L:23333333

43L:好吧……我还是坚持老叶总受

44L(楼主):all叶有人下股!有人要跟吗!

45L:我周叶真爱股不服!

46L:我叶黄科学股不服!

47L:我韩叶持久股不服!

48L:我伞修喂刀股不服!

49L:……

50L:联盟最受难道不是蓝河?

51L:楼上醒醒,大清亡了,你的回路还停在第一页吧

52L:但是确实迷之有道理啊

53L:这么一想……

54L:好像确实……

55L:你们没有发现……

56L:???发现什么??

57L:楼主的id……

58L:似李!别以为隐藏id我就看不见你了!!

59L:楼主叫跳进蓝河也洗不清……怎么了?

60L:楼上去补补楼主之前有个八一八帖子吧

61L:呼唤楼主!!!

62L:楼主想必是不接受自己是最受的事实,跳蓝河去了

……
……
……

547L(管理员):嗯?这帖子有点意思,不封了

548L(管理员):哈哈哈哈蓝河你也有今天!还开什么联盟最受的帖子这种大家都懂的事情就不要出来问了好嘛不过我还是不同意最后的结果明明是老叶更受一点你们说是不是?

549L(管理员):今天蓝溪阁好像又掉了一个野图。

550L(管理员):……嗯

551L(管理员):548快回来:)

552L(管理员):550也差不多回来吧,多少给人家留点橙装差不多得了
……
663L(管理员):此帖秀恩爱严重,已封

----------------
看了看自己以前的文,还非常稚嫩呢hhhh
接下来大概会删掉一些文,一些黑历史就不用留存了_(:з」∠)_
开得坑太多,填起来有难度,并且我目前没有填坑的打算(。
回来遛一圈差不多就要走了,谢谢大家对我不离不弃的喜爱(也许只是一厢情愿hhh)
记得以后还要爱我~
比心心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