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AU】先知(中四)

那机甲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可以说是两人共乘的,流畅的机身,甚至还加入了变形功能。
“你做的?”周泽楷问道。
安文逸点了点头,把虚拟船票递给周泽楷。
“还要麻烦你一件事。”周泽楷把自己的哨兵手环卸下来递给安文逸,“请你装作我的样子……”
“去一趟英格兰。”
安文逸明白了周泽楷想做什么,他也把自己的哨兵手环卸下来递给周泽楷,“请保住好它。”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几粒胶囊,“这是伪装胶囊,食下后会变成我的模样。”
周泽楷给了安文逸三粒,“一粒一天。”
安文逸伸手接下了。
“这机甲多少钱?”
安文逸诧异得抬起头,似乎是没想到话题变化得好似龙卷风,有些疑惑地看着周泽楷。
“这机甲。”周泽楷拿手指了指面前的机甲。
“哦……三千八百联盟元。”
周泽楷从自己光脑上划了五千联盟元给安文逸,笑了笑,“一架机甲,还有你的报酬。”

两个小时后。
周泽楷带着一个戒指形状的机甲手环,走向了通往高丽的船。

叶修还没能明白这次对方给自己注射的是什么药剂,就再一次陷入了浅浅的昏睡。
他不断在心里背诵着联盟每一个塔的攻防特点与兵力排布,在脑海里演算出能更快更准更猛地击溃对方的办法,试图让自己保持一点清醒。
但这样做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他甚至只在嗅到了海风气息时才发觉自己身处海港,之前的移动过程他甚至半点没感觉到。
精神触角都传递着药物的麻痹效果,现在正懒懒地蜷缩在精神海里半点不想动弹。
叶修的精神强大之处就在于,他的精神图景是一片宽广的海洋,顶上悬着星空,映得海洋如银河一般流动,身处其中才能感到自身渺小宇宙浩瀚。
但这种药剂却能穿透精神,这对叶修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因为他的精神,每一处都好似被溶入了药剂。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之间又有人进来不客气地给他注射了一管药剂,然后视线又重新陷入更深的黑暗,周围一切声音都仿佛被完全阻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忽然觉得自己的意识在片刻中得到了苏醒。
他猛然睁开眼睛,从自己的牙齿里慢慢拿出一粒胶囊一样的东西,趁着自己精神片刻的缓解,连忙注入一丝进去。
那胶囊瞬间化作一个手环,紧紧地贴在叶修手腕上,冰冷的触觉让叶修又清醒了一点。
半梦半醒之间,叶修突然感觉到自己精神海的沸腾。
他的脑门开始发热,于此同时伴随着身体的空虚,原本稀薄的向导素开始爆裂一般炸开。
叶修闻到自己炽热的向导素的味道,手用力攥成一团,又因为过于用力指尖青白,手指甚至有些发软。
操!那帮兔崽子给自己喂了什么!
他现在结合热发作了!

周泽楷脱下一粒伪装胶囊,立刻变成安文逸的模样。
他有些不适应地推了推眼镜,不紧不慢地混上了去高丽的船。
他在人群之中穿梭,眼神不经意地滑过每一个人,仔细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状似悠闲地来到船箱里的吧台处,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先生,您需要些什么?”
“一杯星空。”周泽楷在吧台旁坐下,指尖刚碰到盛着星空的玻璃杯,突然嗅到一缕熟悉的向导素,就连早已消失的触角也突然出现,正紧紧地缠在他的手上。
周泽楷面色平常,他接过星空轻轻抿了一口,脑子却转得飞快。
对方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对叶修的精神阻拦?
是因为他们已经放心了还是另有原因?
还没等周泽楷想个明白,那精神触角突然收紧,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激烈抽搐着。
饶是周泽楷这个身经百战的人,被触角这么一收紧,脸色都不由得变了变。
这时他看到三五个人从里面的包厢走廊里走出来,几个人互相交换着眼神,其中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头目的人伸手挥了挥,剩下的人又全部回到走廊里了。
周泽楷没有急着动,尽管心里已经焦灼得快要冒火了,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他小口小口地喝完了星空,从光脑上划了联盟元给侍者,仿佛喝醉了一般歪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船开始启航,机械的女声从头顶上响起:“您乘坐的是通往高丽的客船,预计到达时间为八小时——预计到达时间为八小时——”
那头子有些烦闷地深吸了一口烟,叼着烟模糊不清地对身旁的人抱怨道:“八小时?操他妈这船慢得一逼!”
侍者听到头子粗鲁的话语,眉头一皱,不禁抬头望了一眼。
“看什么看!老子抱怨一下怎么了!”
侍者连忙低头做自己的事,视线扫过刚才周泽楷呆的位置,才发现那位醉酒的青年已经不见了。
周泽楷隐藏在黑暗里,放低了呼吸,也适当降弱了自己的感官。
五感被降低,一旦对方有向导,也能迟一点得知自己的行踪。
短短的走廊里每隔几步就站着一个守卫,互相盯着每一个房间,让人疑惑叶修到底在哪。
走到走廊上来,叶修的向导素就更浓烈了,带着令人灼热的温度,像火浪一般铺天盖地。
周泽楷眼神一点一点冷了下去。
对方给叶修用了什么,让他提前发作结合热。
周泽楷一双牙都快咬得欲碎,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掩饰住自己。
守卫似乎已经有点受不了这向导素了,其中一个有些头昏地抱住了脑袋,呼吸有些粗重。
“我先去解决一下,兄弟,这里暂时你们顶一下。”
说完就急匆匆地往外跑,周泽楷一看机会来了,连忙缀在那人身后,随着他一起向外面跑去。
那人一路跑一路咒骂着,推搡着拥挤的人群,一路跑到一个安静的会客室,一屁股坐到皮制沙发上,拉开裤子拉链,从怀里掏出一盒小白片就要往嘴里送。
周泽楷眯着眼站在那人身后,待那人昂头吃药时,立马一个手刀劈落,那人甚至来不及发出一丝闷哼,就软软晕倒,手中刚启盖的小白片洒了一地。
周泽楷拿出伪装胶囊扫描了一下那个人,吞下后就变成与那人并无异处的人了。
周泽楷嘴边勾起一丝冷笑,眼神里是压抑的怒火。

热。
热。
热。
“父亲。”小孩放下手中的木剑,恭敬得立在一边,低着头,汗从额头上滴落。
面前的男人随意嗯了一声,从桶里抽出一柄木剑,朝小孩比划了一下,“我们来试试。”
小孩似乎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也没有觉得震惊,只是艰难地握紧了手中的木剑,勉强招架着男人的进攻。
男人的进攻又快又刁钻,不是一个小孩可以应付的,更别提小孩肌肉早已酸痛得快握不稳剑了。
男人看小孩越战越退,冷哼一声,攻击又变得凌厉,嘴上讽刺道:“怎么?以为自己能驾驶机甲就忘了怎么用剑了吗?!不要过于依赖机甲!”

叶修脑子有点疼。
这人是谁?
仿佛一点白光闪过,记忆碎片被劈碎,叶修突然就从记忆深处挣出来。
是了,第三赛季时,他为周泽楷进行精神梳理,接触到了他的记忆碎片。
那么这人就是……
“周泽楷……”
“是我。”
叶修惊出一身冷汗,艰难撕开眼皮,就看到一个灰马甲正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眼神充满焦急与压抑的心疼。
叶修感觉到那人手上的,自己的精神触角了,他试图坐起身,可身体却仿佛火烧,根本使不上劲。
“有抑制剂吗?”叶修嗓音仿佛烧过一般的嘶哑。
周泽楷沉默地摇了摇头。
“只有小白片。”
叶修脑子有点迷糊,小白片?向导吃了那玩意会怎么样?
实在是没办法了,也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混进来的,叶修咬咬牙,哑声道:“给我。”
死马当活马医,周泽楷也知道这道理,反正情况也不会再坏了。
叶修一股脑吞下了所有小白片,模拟向导素和自己的向导素发生激烈的化学反应,叶修似乎是有些痛苦,但愣是一声不吭,等痛苦如潮水般泄去,他眼神已经恢复清明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无声地点了点头。
叶修晃了晃自己的手腕,露出一个手环一样的装置。
他用手按了按,从里面抽出一把光剑和一把光子枪。
“原本是八三式二型的机甲控制手环,被一个朋友修改了一下,可以拆卸其中的主要武器了。”
叶修把光剑抛给周泽楷,自己拿了光子枪。
“天才。”周泽楷接过剑,言简意赅地表达了对叶修那个朋友的尊敬。
“我们速战速决。”叶修张手适应了一下手感,对周泽楷说道。
没想到周泽楷却摇了摇头,轻声道:“船还有六小时靠岸。”
叶修沉默了一下,他现在的状态时好时坏,趁状态好的时候动手才是最佳选择,可动手之后呢?还是得等船靠岸。
“动手,下海。”周泽楷斩钉截铁,立马定下了步骤。
两人只好做了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流,周泽楷起身,打开了房间门。
“哥们,你这检查的时间有点长,没出什么岔子吧?”一个守卫关切的送来问候。
周泽楷没跟他废话,光剑一个横斩就割下那人头颅,兔起鹘落之间,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周泽楷又已经解决掉一个人了。
“警……”警告还没说完,叶修从门后窜出来,对着那人就是一利落的子弹。
“走!”叶修和周泽楷背靠着背,飞快往走廊外撤离。
守住走廊的头目已经闻到血腥气了,对着正前方的周泽楷就猛射子弹,子弹过多,周泽楷根本避无可避!
紧急之下,周泽楷突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精神波动闯入他的脑海,他连忙屏气,突然觉得五感异常通透,子弹被拉成漫长的一帧,而自己身轻如燕,似乎坐拥星辰。
叶修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响起,他甚至能感觉到叶修在周围布下的精神屏障,周泽楷顿时感觉力量在胸腔中激荡。
他迅速斩裂数不胜数的子弹,其他人仿佛被上了发条一样慢,他拉着叶修,穿过川流的人群,一边靠着叶修给他的精神指引,一边无情地射杀那群灰马甲。
两人被发疯的人群阻拦,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周围都是尖叫的人群,一波又一波,成为阻挡他们离去的天然的屏障。
叶修冷哼一声,周泽楷立马感觉到以自己为中心,强大的精神波动向四处散去,如同饥饿的野兽,周围人瞬间就停止了尖叫,所有人都捂住脑袋痛苦地蹲下。
周泽楷倒吸一口冷气。
向导确实能进行精神攻击,但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官方一致认为,优秀的向导大概可以攻击两到三个人,更多的则是无法进行精神层面的打击。
叶修脸色瞬间苍白,嘴里却得意的笑着:“小周怕不怕我?要不要我是个向导,估计现在首席哨兵都是我了。”
周泽楷再次拉着他开始逃亡,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交换着热量。
“不怕。”
两人终于畅通无阻地跑向甲板,海风拂面,带着海洋的凉意。
大海不见边际,触目都是耀眼的蔚蓝,船行驶在海面上犹如破空的利剑。
周泽楷回头望去,见还没有追兵追来,把叶修的手握得更紧了,低声道:“去除一下标记。”
“标记?”叶修脸色有点僵,瞬间就想明白了为什么那群人总能快速找到自己。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