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4包子

【周叶】巴尔洛克监狱4包子
周泽楷在巴尔洛克时间开始十分钟后,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坚定的邀请叶修组队。
十分钟前,叶修敲响了周泽楷的总统套房,环顾四周,发现江波涛果然不在之后,开始和周泽楷拉家常。
“小周啊,这个巴尔洛克时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就在周泽楷头摇回来的时候,他发现一柄手枪正抵在自己脑门上。
他眼神陡然变得非常危险,那是一种从“生活”立马变成“战场”的警觉。如果说日常的周泽楷只能算是个眼神坚定而深厚的小青年的话,那么应激状态下的周泽楷已经可以完全展露他身为杀人犯的风采了。
“我想你大概不想知道这有没有装子弹——或者它是不是真的。”
叶修笑了笑。
周泽楷肌肉不动声色地绷紧了,从侧面看过去,他整个脸庞都呈现一种凶狠的凌厉。
“要什么?”
叶修点了点头,似乎是欣慰周泽楷的懂眼色。
“你的武器在哪?我只需要一个地点。”
周泽楷闻罢,露出了一个可以说是错愕的表情。
叶修没有武器,这是他一早就猜到的。
在这所监狱里,得罪哪一个狂徒都可以,唯独不能得罪一些“大人物”——尤其在巴尔洛克时间前。
叶修的下场已经无比清晰了——他不会得到任何武器,除了赤手空拳,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周泽楷原以为叶修会让他交出自己的武器。
毕竟“发放武器”只是个笼统的概念,怎么发放?什么时候发放?武器的限制解锁到什么程度?
几乎所有新人都以为“发放武器”就是直接“发放”。
事实上,武器发放的只有一个地点,你要是偶然发现其他人的武器地点,大可以占为己有。
周泽楷第一次开始怀疑叶修的身份。
但他还是从桌子上摸过那张纸条,在叶修面前缓缓展开。
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同时绞上叶修拿枪的右手!
纸条缓缓飘落,叶修眼神动都没动,左手同时飞快地向周泽楷脖子袭去!
周泽楷改绞为推,一双手不知何时只有一只留在人前,另一只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后方扣向叶修腰侧!
叶修观察周泽楷这段时间里,周泽楷也在观察叶修。
叶修击毙那个倒霉的监狱长时周泽楷跟在身后,注意到他总是避免腰部用力,有时宁愿多吃一些攻击也不愿拧腰回避。
大概是人老了吧。
周泽楷胡思乱想着。
纸条已经回落到地面,两人的交手也已经停止。
“挺好。”叶修胡乱叹息了一声,蹲下去捡起了纸条。
他下蹲的时候,周泽楷从他卷起的衣服里看到他的后腰。
那里有一大块伤疤,完全看不出还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层层叠叠的疤扣落在一起,像是无数次刑役的结果。
是电击伤,周泽楷很确定。
他垂下眼睛,正好和叶修上挑的视线对上了。
叶修冲他笑了笑:“地点在食堂?怕不是给了你一把餐刀。”
“也可能是菜刀。”周泽楷真诚道。
“在外国监狱里还想有杀猪刀?”叶修拍拍手,潇洒地走了,“痴心妄想。”

尽管还是凌晨,监狱里的人却大都已经开始活动了。
他们有的人带着明显的疲惫的神情,有的却是跃跃欲试,还有人眼神冷淡,像是被人打扰了睡眠。
叶修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感觉到那些死去的愤怒在他心底复燃,直把他烧得肝胆俱颤,心火难消。
他以前还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每天作天作地,恨不得那些个劳什子监狱长大人物们死个干净,好叫他好好看看这一片干净的天空。
他们是蝼蚁,是斗兽场里的兽,只能仰人鼻息,活着要给人带来乐趣,死了也得被榨干剩余价值。
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有的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有的是被政治对手整垮,有的是受人蛊惑被人冤屈,他们最少的,也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之久。
每天唯一爱做的,就是在一片天空下,怀念一下家人,忏悔一下罪行。

距离叶秋领导的大暴动已经过去了快一年。
嘉世区在那次暴动中出尽风头,一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避风港。
叶秋死后,嘉世区面临的也是领导层面疯狂的报复。
死去了那么多,那么多人,血在监狱里冲刷了三天,换来了什么呢?
叶修拿着周泽楷的刀——好歹是比餐刀锋利一点的水果刀——用光洁的刀面照了照自己的脸。
行吧,整的还算成功,能干大事了。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炸出来一声:“哪里跑!”
然后就看见一个头发稍长的青年追着另一个人跑进了食堂,看这气势汹汹的场景,叶修立马判断出刚刚那声是头发长的青年喊出来的。
“你小子站住!”青年手里举着一块……一块板砖,正要往前面那人头上砸。
那人回过头朝青年嘲讽道:“你叫我停……”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青年手一扬,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沙就直接扑进了那人的眼里。
就在他闭眼的瞬间,板砖也重重地敲在他头上了。
目睹了全程的叶修:“……”
这打法,真的很……很流氓……
青年放到了那个倒霉蛋,正要往前走,就看见了提着水果刀的叶修。
“老大!”青年爆出一声大喊,仿佛看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扑倒叶修身旁,两眼那叫一个神采奕奕炯炯有神。
叶修立马默默把头侧过去,果然就感觉到一阵干燥的风拂过耳畔。
细小的沙粒在脚边坠落。
青年:“……嘿嘿,手滑,手滑。”
叶修:“你叫什么?”
青年仿佛没意识到话题转的这么快,本来都做好玩命狂奔的打算了,听到这话立马绷在了原地。
“0152。”
“我问姓名,没问铭牌。”叶修摇摇头,笑着拍了拍青年的肩。
“……包荣兴。叫我包子!”神经立马从紧绷中转了七百二十度,变成一个兴高采烈天马行空的包子了。
“包子,咱们组队?”
“好啊!老大你会唱歌吗?”
“……”

曾经揣测叶修是不是有什么难隐之言无法组队的周泽楷,不知道看到如此场景会做何感想。
而此时落单、没有武器、精神状态略差的周泽楷,显然无法顾及叶修这边,他对着黄少天,已经有些自顾不暇了。
江波涛缺席巴尔洛克时间,少了固定搭档的周泽楷本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独来独往惯了,也还游刃有余。
奈何叶修在凌晨零点敲开了他的门。
还拿着枪。
更可怕的是,天知道黄少天为什么不从蓝雨那边去大厅,非要来轮回溜一圈,挑衅一下周泽楷。
黄少天手里拿着还是那把冷兵器物资,嘴上话语不断,手上攻势不停。
黄少天是一个神奇的人——各种意义上的。
监狱被迫为他更改了规则,允许他可以不使用监狱提供的武器,甚至当时的物资奖励都带着讨好的意味。
而他,是用嘴,逼迫监狱为他修改规则。
——字面意思。
他本身被称为“机会主义”,每次混战几乎是不到关键时候不现身,而一旦他出现在战场上,总能叫人心烦意乱。
机会主义,这个机会是他的还是你的?
当然另一个原因其实是……
“周泽楷,我就过来问问你001在哪,问完我立马走,哎你别不信啊,我向来说到做到说一不二从来不乱开地图炮,只要你跟我讲001在哪,我就不欺负你了,你看你在轮回被我欺负似乎也不好是吧?”
众所周知,周泽楷是个锯嘴葫芦。
周泽楷:“……”
他躲过黄少天不算凌厉但很密集的打击,一脚踹上挂在墙的监狱长的等身画像,画像晃动了一下,慢悠悠地朝底下来不及收招的黄少天砸去。
黄少天看着朝自己砸过来的画像,我靠一声,立马向后跳去,嘴里还不忘疯狂地吐槽着:“周泽楷你能耐啊,监狱长的头你都敢踢,我看你是跟001在一块久了都无法无天了,怕你哪天想不开去把监狱长的老窝端了,还是我大发慈悲收拾一下你,叫你……卧槽怎么就走了?”
原地只留下仰面朝天的监狱长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还只是“预热”阶段,喻文州就已经放心黄少天出来招摇了,要说他没什么阴谋周泽楷还真不信。
不得不说,在一群疯子一般的狂徒中出现一个脑力选手还挺让人心烦的。
周泽楷一边赶往食堂,一边思索喻文州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江波涛不在,周泽楷相当于失去了半个脑。
等他到食堂,看见叶修带着一个青年竟然没走,甚至还慢条斯理的啃着面包的时候,他那半个脑也彻底罢工了。
现在这个时间都这么随意的吗?两个大活人站着都没人过来争夺武器和食物?
周泽楷站在离他们一臂远的地方,陷入了沉思。
“有煤气?”周泽楷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看着叶修吃得似乎是熟食,才有了这诧异的一问。
“是电。”叶修把最后一块烧糊的白菜送到嘴里,“原来断了,给我接上了。电得不是很好,有点焦。”
叶修有点无奈的吃完这一餐黑暗料理,抬手指了指监控:“你的武器。”
水果刀插在坏死的监控上,在高空愣是显示出了什么叫“尽职尽责”。
周泽楷不过随意瞥了一眼,点了点头。

跟周泽楷这个没了江波涛就是一个锯嘴葫芦的人呆在一起显然没什么好处,直到遇见包子,叶修才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巴尔洛克时间”的规则。
大厅中放置着物资,由两位监狱长看管。获得物资不算游戏结束,只有0点过去,无论物资在哪个人——或是哪块地上,巴尔洛克时间才算是正式结束。
——由监狱长宣布。
由于叶秋开得好头,监狱长差不多已经等同于是“监狱守卫”一样的存在了,没有实权,也就是管管必要的纪律,毕竟谁知道哪个监狱长又会被哪个疯子杀掉。
叶修听完具体规则,立马就明白了其中可以钻的漏洞——杀掉其中一个监狱长,留下另外一个宣布结束,或者直接杀掉两个,干脆不做什么表面上的宣布了。
他还在这所监狱里的时候,大人物们的助兴娱乐不过是“整阅时间”、“刑罚赏阅时间”、“随机彩蛋时间”,约定俗成的,在这些“特殊时间”里,监狱里可以死人。
如今增加了一个“巴尔洛克时间”,当然可以死监狱长了。
于是叶修问道:“有死过监狱长吗?”
包子捏了捏手中的板砖,似乎没弄明白“监狱长”是个什么玩意。
“有。”周泽楷言简意赅,“误伤。”
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和周泽楷的眼神对上了。
周泽楷冲叶修露出一个可以说是腼腆的笑容:“你可以误伤。”

虽然说不做队友,但叶修包子和周泽楷还是临时组了个队,目前确定了行驶的路线。
现在才凌晨三点不到,大部分人都在寻找发放的武器,基本上没什么人在前往大厅的路上,也没有人有心去招惹祸端,只是听了周泽楷说他半路遇到黄少天,叶修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不往大厅去了。
“我们去蓝雨。”
--
设定……不知道几:如果巴尔洛克时间过去,没有人获得物资,所有人接受铭牌惩罚并在接下来三天内不提供任何食物。
设定+1:特殊时间可以死人,非特殊时间杀人者接受惩罚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