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AU】先知(中二)

乔一帆回过神来,体会叶修之前说的话,突然问道:“前辈说这算是向导贩卖,为什么说是算是?还有前辈您是?”
叶修两个问题都没回答他,反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你们王大眼知道你失踪的事吗?”
乔一帆也被噎住了,能把王杰希喊成王大眼,这……
他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低落:“大概没人知道的,我在塔里地位并不高。”
叶修开始沉默。
没有烟草的刺激,叶修有一点烦躁。
“一帆,听好了。”叶修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接近,立马迅速交待事情,“你被放了之后,立马去找王杰希,叫他密切关注嘉世的动静。”
叶修想了一下,补充道:“还要记得留心与我勾结的那个外国塔。”
乔一帆瞪大了眼睛,“前辈你是……”
“嗯,我是叶秋。”
此时人已经打开了沉重的铁门,隔着光线看见三个人已经都醒过来了,自觉从怀里拿出一管药剂,快步走来,目光凝固在叶修一个人身上,粗暴扯过叶修就要往他胳膊上扎。
“哎大哥你轻点哎,我这金贵着呢……”叶修嘴上逗着那人,眼神却压制住乔一帆和罗辑卡在嗓子里的惊呼。
淡蓝色的药剂很快就被全部推入到叶修体内,那人仿佛没看到乔一帆和罗辑一样,并没有也给他们来一管的打算。
叶修用仅剩的清醒的思维递给乔一帆一个凌厉的眼神。
乔一帆认真点了点头。
那人紧盯着叶修,确保他再次昏迷后,这才摸出通讯器。
从始至终都没有分给乔一帆和罗辑两个多余的眼神。
“微草塔开始寻找,抛下两个。”通讯器传来电磁声。
“收到。”
乔一帆胸口仿佛闷着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已经昏迷的叶修,又看了一眼已经镇定下来的罗辑,缓缓把那口气吐了出来。
他当时还想问,既然是贩卖向导又怎么可能放走他们。
现在对方真的要放他们走。
他又想起自己说是不是向导贩卖时,叶修说的:“算是吧。”
对方真正的目的从来只是叶修一个人,绑走他们也只是让塔里紧张,再得知他们平安后,放心的不去管叶修的死活。
乔一帆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把叶修告诉他的事记住,看对方丝毫不把他们放心上的举动,肯定会想办法让他们忘掉这一段记忆。
怎么办?
乔一帆脑子转的飞快,六神无主的和罗辑对视了一下。
罗辑的眼神在镜片下显得异常清醒,他嘴唇蠕动,两人就这样快速地传递完了信息。
乔一帆动了动自己有些迟缓的精神触角,松了一口气。

周泽楷已经迅速准备好要带的东西了,以防万一他带了一盒小白片。
他回过头去看着江波涛,突然道:“让苏沐橙……”
“来轮回……”
“视察女哨兵。”
周泽楷的眼神里带着力量。
江波涛立马明白了周泽楷想要干什么,他神情一整,先是有些错愕,后来表情慢慢平复下来,深呼了一口气,郑重地朝周泽楷点了点头。
周泽楷走后,江波涛拨通了轮回塔主的通讯。
“塔主啊,最近轮回塔里的女哨兵怎么了……”
“不她们不是快结合了,就是不知道怎么了开始有点狂躁……不也不是没有向导的原因……”
“我觉得是不是要把嘉世塔的苏沐橙借过来?都是女哨兵应该好沟通……”
“小周……小周您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去,那群女哨兵更狂躁了……”
江波涛挂断了通讯后,目光还有些沉重的茫然。
他透过高耸的塔往下看,已经快看不见周泽楷的背影了。
当年那个沉默腼腆的青年,已经开始独当一面,真正有了问鼎首席哨兵的实力了。
但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迅速的去质疑塔?
他到底如何能一针见血地猜出苏沐橙如今的遭遇?
这次叶修的通缉,又有多少是塔一手组织推动的?
周泽楷如今正跟随着叶修留给他的精神触角,一路体味着快要消散的向导素,还要注意掩饰自己的行踪。
向导素味道已经很淡了,对方显然已经考虑到这点,特地沿路掩盖踪迹。
但他们却没料到有人对叶修的向导素可以如此熟悉。
自从第三赛季周泽楷中了抑制表皮素之后,接着便出现无法回转的病症——
他如一个多年未能结合,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的哨兵一样,开始渴求向导素的安抚。
周泽楷的自我控制能力非常强大,即便如此,他也不得不按时服用小白片,却如同饮鸩止渴。
这些年来,叶修身上的向导素味道如同毒品,被他反复品尝咀嚼。
青草的,绿叶的,如同暴雨过后的泥土气息,如同早茶上的嫩芽的味道,乍闻是平淡的,只有品味过后才懂得其中的浓烈。
周泽楷的病症在日复一日的,主动的反复之中,越来越严重。
他却甘之如饴。
他的自控力很好,不会出现大毛病,又能够体味叶修的味道,对他来说,简直再好不过了。
多亏了这些,他才能如此清晰地辨别出叶修的向导素。
天色很暗,浓云压在天空上,周围纷扰,周泽楷不过抬头望了一眼将要破云的日光,再回过头来时,叶修的精神触角却已然消失,连向导素似乎都淡得几欲消失。
周泽楷捻了捻自己的指尖,那里本来是叶修的精神触角呆的地方,现在却入手冰凉。
有人切断了叶修和他的联系。
叶修为了保险,只用了一段很小的,甚至一旦脱离就不存在第二意识的触角,这段触角被检测出来的可能性是微乎极微的。
但是就算这样,还是被对方发现,及时切断了联系。
对方甚至能够让叶修,这个联盟第一向导,精神真的凝聚成海的人,被迫放弃触角,这该是怎样的人?
本国之内绝不会存在这样的人,那就是外国?
周泽楷想到惊鸿一瞥的每日速报里说的,叶修勾结外国向导塔。
那么这个“勾结”,到底是谁在勾结的呢?
不……
周泽楷突然停下了脚步,意识到自己完全走入了一个误区。
叶修为什么会遣格林纳达鸽来找自己而不是去找更相熟的黄少天?
翻出口袋里的每日速报,周泽楷看着第三赛季时的报导,脑子飞快转动着。
当时的报导并未提及周泽楷,也就连叶修为什么会被绑架的原因都没写。
估计是叶修本人也不赞成将抑制表皮素写上来,报导只提到叶修在哨兵过多集中的地方爆发,过后又特别虚弱,被不法份子趁虚而入。
可是当时只有中了抑制表皮素的周泽楷,叶修被绑架也完全是因为帮周泽楷平复的时候,同时被抑制表皮素感染。
可是抑制表皮素可以通过精神安抚传导吗?
如果他们真的想绑架哨兵向导,为什么没有收走他的机甲手环?为什么对他们的离去无动于衷?
简直疑点重重。
正深陷自己的思维,恨不得立马判断出叶修位置的周泽楷被响起的通讯装置打断思考。
通讯过来的是江波涛,周泽楷拨通后,就听见江波涛有些急促的声音:
“小周,嘉世不放人。”
周泽楷愣了一下,当时他想把苏沐橙接过来,只是考虑到嘉世里的有些人,估计会冷落苏沐橙,而叶修向来疼苏沐橙,半点苦都不让她受的。
“不放人?”
“我提出想借苏沐橙安抚一下女哨兵,对方直接拒绝,甚至说要帮我们联系楚云秀。”
“我又给苏沐橙通讯,结果根本没有人接通。”
“……”
周泽楷有些黔驴技穷。
叶修下落不明,对方目的不明,苏沐橙几乎算做失踪。
他深吸一口气,对江波涛说,“施压,叫杜明去。”
那边江波涛脸色变得不好,他张了张嘴,有些艰难吐出话语:“最新报道,嘉世塔为了找出叶秋余党,启动最高级别戒严……”
周泽楷一瞬间感觉到了茫然。
他仿佛还没有听清江波涛的话,这让他的眼神有点呆滞。
他甚至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空虚,他脑袋抖了一下,匆忙把报纸重新塞回口袋,拿出小白片,也不知道倒出了几片,匆匆往嘴里送。
眼前的重影和脑袋的剧痛让他状态非常差,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再一次控制住自己,眼睛闭上又睁开,短短几秒,又回到了那个沉默坚定的周泽楷。
江波涛有点后悔放周泽楷出去了,他轻声道:“小周你冷静一点……没准苏沐橙已经逃出去了呢。”
刚刚情绪激动引起的神游症,让周泽楷抓住了灵光的尾巴。
如果对方当年的目标就是叶修呢?
众所周知,叶修几乎不在机甲赛后露面,他肯定会走小路逃走。
那么如今周泽楷所遭受的,本应由叶修来承担。
神游症……这绝对不是神游症。
周泽楷看了一眼江波涛,脑子里飞快地想着两件事。
叶修怎么办?苏沐橙怎么办?
他在顷刻间就下定了决心,声音顿显峥嵘:“带杜明、吕泊远、方明华。”
江波涛准确找到了周泽楷话语的核心:他要强抢。
江波涛脑子转的飞快,最高级别戒严,那是只有在战争时才会启动的防御,嘉世境内的任何人都必须听从塔的调遣,塔内一切机甲全部出动,这岂是他们四个人可以突破的?
拒绝的话已经涌到嘴边,看到周泽楷认真凝重的表情,什么都又说不出口了。
江波涛张了张嘴,喉咙似乎发不出一个音节。
“……我会考虑的。”
江波涛脑袋一转,突然问道:“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那边是什么态度?”
周泽楷眉头似乎舒展了一下,原本有些钻牛角尖,现在却肯看看周围了。
从死胡同里走出来,才发现似乎有热流在心脏里流淌。
联盟之所以是联盟,不正是有他们吗?
江波涛语气终于轻松了一点:“我来通讯问一下,队长你安心找叶秋前辈吧。”
周泽楷点点头,断了通讯后不自觉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指尖。
那是叶修的触角曾经呆的地方,仿佛叶修还在他身边。
叶修。
现在差不多可以确定的是,叶修在第三赛季时就被盯上了。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对方确实也达到了他们想要带走叶修的目的。
——只是带走而不是绑架不还。
他们是有意图的让叶修和自己逃走,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就那么确定,时隔多年,他们还能绑架到叶修?
叶修的精神触角传来的信息是那么明确,他确实身陷囹圄。
那为什么叶修这么强大的精神都能在瞬息之间消失?
周泽楷心念一动,灰鹰出现在他肩头。
灰鹰似乎有些萎靡,周泽楷安抚地摸了摸头,突然手仿佛咯到了一块软物。
终于找到了。
周泽楷拨开灰鹰的羽毛,在它的脑后找到一个圆圆的凸起。
他摩挲着那个包,灰鹰不安地尖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膀就要飞走。
看来两人都被做上了标记。
所以当年只是为了标记上叶修?
为什么?
能力不足?还是……碍于叶修当年的影响力?
这确实是嘉世做得出来的事,这些年嘉世状态下滑,对外引导舆论,把全部错误归咎到叶修一人身上。
那么……
嘉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到所谓的“勾结”证据,最好让叶修再“出卖肉体”的与某个人结合,彻底泼一份脏水。
周泽楷暴怒。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