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AU】先知(中一)

人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除了有一点抑制表皮的后遗症,其他也没什么大问题了。
“哎,你说,这个抑制表皮素可以通过精神向导传播吗?”叶修躺在床上问队医。
“理论上是不行的……”队医有点哆嗦。
“那就是通过精神梳理了?”
“这个……大概,也是不可以的……”
叶修沉默了。
周泽楷感染上抑制表皮素,他本就无法理解,周泽楷并不在联盟中出名,即便能力出众,也还未被发掘。
现在连他自己都能无知无觉的中招……
叶修叹了口气,刚合上眼,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得浮现了周泽楷的精神图景。
一片巨大壮阔的悬崖瀑布,飞流峥嵘,水沫如同长龙踏浪,似是天上之水。
高山之上,一只灰鹰挺立。
如此热烈壮阔的景象,却偏偏半点声音都没有,只是如同静止的图画。
也许是因为抑制表皮素的原因,让周泽楷表现得像是个神游症患者。
叶修皱了皱眉。
嘉世绑架向导的现象,非但没有得到遏止,反而变本加厉,竟然打起了哨兵的主意。
在嘉世境建立起的三年里,确实在机甲荣耀大赛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创造了王朝,可却无法阻止丧心病狂的行为。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向导都像叶修一样可以媲美哨兵,甚至可以单挑首席哨兵,一般向导都是比较脆弱的。
就联盟来说,有战斗力参加机甲大赛,并且不被向导专属型号九二式一型束缚住的,也就只有叶修和王杰希两个而已。

叶修想着,慢慢陷入了沉睡。

周泽楷送走叶修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
为什么叶修要去嘉世境?为什么他可以轻车熟路地到达嘉世总部?叶修和叶秋……一字之差,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周泽楷盯着叶修的背影,挺拔俊秀,撑起了一代人的荣耀。
他突然攥紧了拳头。
长廊里叶修贴过来的手指,那种温热的触觉被放大了无数倍,热得过分。
……
……
联盟第八赛季,嘉世塔发布了对叶修的通缉令。
“叶秋勾结外国向导塔,对嘉世塔造成巨大损失,其情节严重,违反我塔第三十六条法律规定。罪犯现已逃脱,特此通缉。”黄少天拿着每日速报,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我去,说勾结就勾结说通缉就通缉啊,叶秋要是能勾结外国塔,周泽楷都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三个月,叶秋怎么说也一手缔造嘉世王朝,嘉世这一手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倒是干的漂亮。”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说的,接过每日速报,轻声念道:“叶秋被通缉……我记得第三赛季的时候,叶秋好像被人绑架,当时也是由这个每日速报报导的。”
“每日速报是嘉世的官方报啊,有关斗神的消息肯定是第一个经由他们之手。”黄少天对这事倒是无所谓,他又想了想,“哎那苏妹子怎么办,她好像还在嘉世塔,现在塔内转移手续还给办吗。”
“嘉世不会放她走的。”喻文州按下报纸,眼神有些暗,“大概会作为……”
“人质。”

“你是说苏沐橙被软禁了?”嘉世塔内有人压低声音询问,还颇为心虚地看了看苏沐橙的房间。
“好像是的。她现在都不住房间里了,好像在静音室。”另一个人也跟着看了一眼苏沐橙的房间,虽然明白那位联盟中数一数二的女哨兵已经不在这里了,却还是有些发虚。
“嘉世这是想干什么……”
两个人的声音远去了。

水声。
吱呀的风扇声。
白噪声充斥着耳膜,却根本无法让苏沐橙冷静下来。
她刚得知“叶秋反叛”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去找叶修,就被陶轩强行带进了静音室。
她深吸一口气,声音因愤怒而有些失真,对静音室外的人道:“陶轩我不管你是听谁说的,叶秋绝对不可能反叛,你不可能不知道他有多爱嘉世!”
“现在立马放我出去,不然你信不信我能闯出去?!”
门外那人轻轻笑了,声音快意而扭曲:“沐橙啊,我可不是什么陶轩塔主。”
他缓缓走进静音室,咔哒一声关上了门。
苏沐橙看清面前的人,手掌紧紧攥成一团,留下一个个愤怒的苍白月牙。
“是你,刘皓,怎么,我们怕是不能强制结合——”
刘皓表情有一点怜悯,他仿佛讽刺一般笑了,“沐橙你不会不知道,联盟有一种能将向导改造成哨兵的药吧。”
“既然有这种药,那么自然就有能把哨兵改造成向导的药——”

叶修正在逃亡。
自己引以为傲的零三式二型机被嘉世以调用检查的借口拿走后,嘉世就立马颁布法令要逮捕叶修。
还好叶修早就发现一点苗头,迅速反应过来,只是还没来得及跟苏沐橙通口气,就被逼出了塔。
逮捕令于是变成了通缉令。
身后的人不知道换了几波,叶修身上只有一架早些年用的八三式二型,不过已经很久没有调试了,完全没办法摆脱身后的追兵。
精神触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软塌塌的蜷缩在精神海里,格林纳达鸽有些狂躁地在头顶飞舞,完全失去了方向。
叶修脑袋开始发涨,他试图对身后的追兵进行精神打击,可是效果不是很好,他现在连精神屏障都有些欲坠。
联盟第三赛季,他被绑架,被感染上抑制表皮素。
现在他只觉得有一个巨大的鼓点在耳边鼓噪,仔细分辨才发觉是自己过快的心跳。
触觉被过分强调。
叶修脑袋一沉,放弃了对追兵的干扰,用最后的力量构建自己的精神屏障,试图修复被干扰的精神海。
格林纳达鸽看着停下脚步的叶修,有些焦急地咕咕叫着,衔起叶修的衣领想要把他拖走。
叶修已经开始失去意识。
他摸了一下鸽子的头,用最后一丝精神触角绑在它脚边,自己却轰然倒地。
格林纳达鸽从胸腔中振出一声悲鸣,最后在叶修头顶上盘旋一圈,远远地飞走了。
叶修给它指了路,它必须要在消失之前到达目的地。
追兵已经围住了昏迷的叶修。
“中了抑制表皮素还能跑这么久,真不愧是第一向导。”
“第一向导又怎么样,到最后不还是得乖乖躺下。”
“别说了,快把人带走,别出什么事了。”
叶修迷糊中感受到有人把他抬起来,有灰色马甲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已确定目标。”
“是,已确认标记。”

周泽楷手上正拿着一分每日速报发呆。
他的视线还停在那张报纸上,灰鹰在他肩头站着。
江波涛手上拿着一份小白片,递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需要小白片的辅助,才能控制好自己。
这在他来轮回时就已经出现的问题,问他他也不说是怎么回事。
好在周泽楷实力强劲,需要模拟向导素的辅助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周泽楷自从来了轮回以后,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战斗力,以及与其匹配的,对叶秋的关注。
近日名声鹊起,也是和叶秋相关。
——周泽楷将会取代叶秋,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坐到叶秋都无法坐到的位置上。
那是首席哨兵的席位。
现在的周泽楷,依然对着报纸发呆,没有接过小白片的打算。
江波涛无声地叹了口气,“叶秋前辈不可能反叛的。”
周泽楷回过神来,有些歉意地朝江波涛笑笑。
江波涛这才注意到周泽楷手上那份报纸,是联盟第三赛季时的。
“第三赛季……小周你看这个干嘛?听说那个时候叶秋被绑架了?”江波涛正想再看的仔细一点,周泽楷已经把报纸小心叠好收起来了。
“嗯,知道。”周泽楷摸了摸肩上的灰鹰,刚接过小白片,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咕咕声。
灰鹰发出一阵欢快的啼鸣,窝在周泽楷肩膀上激动地跺着爪子,翅膀不安地拍打,似乎是想要飞起来,但是囿于矜持,就没有妄动。
周泽楷打开窗户,一只白鸽飞快地撞进他的怀抱。
灰鹰再顾不得矜持,一看鸽子飞进来,立马殷勤地绕着它转悠,恨不得向它360度展示自己光亮的羽毛。
“这……这是叶秋前辈的精神向导?”江波涛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灰鹰能跟其他精神向导这么亲密了?
周泽楷准确地感受到叶修绑在格林纳达鸽脚上的精神触角,伸手握住,触摸着熟悉的温度,那一瞬间,没有吃小白片被安抚的精神海,立刻平静下来。
像是迷路的旅人终于找到心安的港湾,周泽楷发觉自己对叶修的依赖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格林纳达鸽腾得一下就消失了,灰鹰的脑袋蹭到了空气,有些不满地鸣了一声。
于此同时,周泽楷手上的精神触角剧烈波动了一下,强烈的向导素铺天盖地朝周泽楷卷去。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温暖几乎将他全部包裹,他察觉到叶修藏在精神触角里的信息,强迫自己从舒适中醒来,低声道:“我有事,不要和塔说。”
江波涛被那强大的向导素干扰得头疼,精神海都险些翻起巨浪,他看着不受影响甚至还颇为享受的周泽楷,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回应。

叶修醒来的时候仿佛自己又回到第三赛季时的那天。
只是周围没有早已清醒的周泽楷,只有还处在昏迷中的两个脆弱的向导。
他没有立即睁眼,但是能感觉到脑海里有人窥探,已经第一时间得知了他苏醒的消息。
叶修小心放出精神触角……
没有。
他皱了皱眉,即便如此,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他和精神海之间的联系,不知道被谁屏蔽掉了。
这种猜测按理说是绝不可能的,能屏蔽叶修和精神海之间联系的人,到现在估计还没有出生。
就算是王杰希来,要把叶修和精神海之间的联系完全切断,那也不可能。如果胡来,王杰希甚至可能受到叶修的精神攻击。
可是事实存在,现在叶修除了比普通人素质高一些之外,就再普通不过了。
幸好他已经感觉到格林纳达鸽回来了,这差不多就等于周泽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至于能不能找过来,还要看周泽楷对叶修向导素的敏感程度了。
身边躺两个向导,叶修摸黑察看了一下他们的状态,好像是中了向导昏迷剂。
贩卖向导常用的手段。
只是……
叶修眼神微冷,对正常贩卖者来说,由于叶修精神屏障过于强大,他们或许根本无法察觉他是一个向导。
况且,叶修还清楚得记得,自己正在被人通缉。
正想着,两个向导已经慢慢转醒,一双眼睛茫然的环顾四周,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
“这是……”其中一个轻声问道。
“荣幸荣幸,你刚觉醒没多久吧?”叶修想抽支烟,一摸口袋发现被人没收走了。
那人还是有些茫然,愣愣地点了点头。
另一个却幡然醒悟,语速过快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是贩卖向导?!”
叶修摆摆手,“哎差不多吧。小兄弟不错嘛,在塔里呆过?”
那个清醒过来的被叶修的镇定感染,也渐渐冷静下来,轻声道:“我叫乔一帆,在微草塔。”
另一个附上,“我叫罗辑……刚觉醒。”
“刚觉醒麻烦啊,又没经历塔的系统培养,估计要玩完。”
罗辑被噎了一下,没有说话。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