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山

周叶/喻黄 羽生结弦死忠粉 手账er

【周叶/AU】先知(上)

修改过的前篇,整本会陆陆续续放出来。

------------------------------
理性独自掌权,是一种局限的力量;热情不加束缚,则是自我焚烧的火焰。
                                                  ——《先知》

作为联盟中为数不多的拥有超凡战力的向导,叶修每天都要头疼于如何才能躲过记者的采访,不动声色的回到塔里。
联盟荣耀联赛第三赛季,嘉世境最辉煌的时光里,号称是战斗力比黑暗哨兵都强又嘲讽的叶修终于遭到了不明人士的绑架。
说来也是冤枉,叶修做为一个向导,纵使再武力强悍,也不得不回避一下基本上都是哨兵的公共场合。
坏就坏在这里。

暗沉的长廊里,连后台工作人员都无法到达的一段长且隐蔽的长廊,周围是细微的机器运转的声音,吭哧吭哧得响着,充斥着噪音,杂着呼呼的风声。
还有压抑的喘气,像是陷入了某个狂躁的边缘。
这里有一个哨兵,一个正处在神游症状况下的哨兵。
走到这里的叶修有一些惋惜,从空气中弥漫的精神波动来看,这个哨兵非常有潜力,甚至已经可以成长为联盟顶尖战力,只是却出现了神游症。
出现神游症的哨兵,如果仍然无法有效地控制自己,只会成为一个废人。
然而已经出现过一次神游症,想要再控制自己,简直是天方夜谭。
出于人道主义,叶修放弃了自己准备快速离开的想法,听着喘气就朝那人得方向走去。
距离并不远,不过十几米的距离。
叶修先看到的,是一只灰鹰。
印象里好像没有什么熟悉的人的精神向导是灰鹰。
叶修这才看到那个出现神游症的青年。
非常年轻,也非常英俊,因为神游症,前额的汗打湿了碎发,粘乎乎得扒在额头上,眼睛也是空白一片,茫然得像是空旷的草原。
他的双手颤抖得捂住自己的脑袋,太阳穴突突得跳着,心脏里仿佛诞生出一棵细而坚韧的小树,不断得压抑着他,使他窒息。
五感被强调得只剩触觉。
这好像和叶修了解到的神游症有一些不同。
叶修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个过分年轻的哨兵,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长年无法与向导结合”联系起来。
灰鹰也有气无力地伏在地面上,见到有人来,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的力气,竟然歇斯底里得拍打着翅膀,悲鸣着朝叶修扑过来。
叶修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条烟,身边也慢悠悠地出现了一只格林纳达鸽,咕咕叫了两声,就飞起来一爪子糊到了灰鹰脸上。
这很不正常。
叶修想。
神游症是建立在“长年”的基础上的,而面前的青年怎么也没办法和这两个字联系到一起去。
而且,神游症下的精神向导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辛辣的烟草味灌入喉咙,他回过神来,开始着手为青年建立精神屏障,试图使他被安抚下来。
入侵到一个出现神游症症状的哨兵的精神里并不算太难,只是令叶修有些惊异的是,在寻找到青年精神触角之前,他竟然看到了青年一闪而没的记忆片段。
青年的精神触角有些难找,触碰到的一瞬间,有些抗拒地想要把入侵者推出去,过了片刻,感受到叶修释放出来的善意,抗力才逐渐小了下去。
叶修脸色有些凝重,为青年加固了一下精神屏障,开始尝试去安抚。
安抚的效果并不好,无论叶修用怎样轻柔的精神去触摸青年的触角,青年依然是死死地捂着头,丝毫不见改善。
但是从青年触角里传来的,是与痛苦不同的冷静。
叶修只好朝更深处探去。
“但愿不要遇到精神空洞吧……”

叶修似乎是有些尴尬,格林纳达鸽也落到了青年肩上,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抵青年的额头,轻轻蹭了蹭。

方才,叶修顺着青年的触角向更深处探去,竟然感受到了浓浓的欢喜。
从心底发出的愉悦是假不了的,连原本理智的触角都变得热情起来,仿佛是灼烧一般的高兴。

神游症竟然也莫名其妙的结束了,青年重归平静,灰鹰也凑到了格林纳达鸽身边,用嘴轻轻啄了一下它。
不过只是治疗一个神游症,这种仿佛找到了命定的哨兵一般这种感觉是怎么出现的啊……
叶修的精神阀值有点窄,因而就算有再多的哨兵想与他结合他,甚至不乏优秀的,塔都没有为叶修寻找配偶。
但是今天竟然对上了一个!
天,这要是给冯主席知道,妥定把人给绑过来逼他们俩结合!
叶修从尴尬中回过神,突然顿住。精神深处透露出疲惫,似乎还有麻痹的毒素。
倦怠的精神触角仿佛被电激一般抖动了一下,但还是晚了点。

抑制表皮素。

这并不是应该出现在哨兵向导身上的症状。
它由药物催化,会导致精神空洞的失控,最终在哨兵身上表现为类似于神游症,在向导身上则表现为昏迷与疲惫。
真是大意了……
叶修苦笑,却敌不过药力,精神屏障都险些松动。
他头一歪,虚弱地倒了下去。

差点忘了嘉世其实是贩卖向导最猖狂的境了……

叶修失踪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联盟。
“叶秋他失踪了?!”韩文清拿着每日速报,指着头版,眉头锁了一个结。
“吴雪峰呢?这事查得怎么样?联盟里对叶秋有所怨恨的人可不少。”
韩文清攥着报纸,似乎是自言自语。
吴雪峰现在正焦头烂额。
叶修失踪,这可是一个大问题。
联盟最强的向导丢了,这关系到的绝不只是嘉世境自己。
“给队长的通讯呢?打开没有?”
“没、没有……队长他每次都不带通讯的……”
“检测叶秋的向导手环!派人去上次比赛的地方搜索,看能不能感受到叶秋的向导素!”
小哨兵有些哆嗦,在吴雪峰无意识的压迫下有些颤抖,听到指令连忙跑走了。
吴雪峰深深地叹了口气。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立即睁开眼,他先侧耳听了一会周围的动静,身边有一个人轻浅的呼吸,非常平稳;更远处传来陌生的对话。
“今天怎么带回来一个哨兵?”
“这个哨兵是在去往轮回境的路上被找到的……长得漂亮,应该会有人喜欢……”
“那个向导的精神屏障太坚固了……我们没办法令他彻底昏迷……”
声音越来越远,直到确认他们已经走远,叶修才缓缓睁开眼睛,快速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黑暗的仓库里,钢筋水泥杂乱地散落一地,排气扇在头顶上发出悲鸣,巨大的铁门紧紧地闭合着。
身旁的青年看了过来,看清楚他的面容后,耳根似乎有点红。
叶修瞥了一眼对方腼腆的脸,暗道不会自己被人认出来了吧。
号称战力比黑暗哨兵都强的人竟然被绑架……这老脸以后往哪搁……
青年一直盯着叶修的脸,轻轻张了张口,表情似乎有些高兴,“我叫……周泽楷。”
叶修点了点头,“我叫叶修。”想了半天叶修还是决定不要把叶秋这个名字说出来了,话音刚落,果然就看见青年眼睛里划过明显的失望。
“嗯……小周啊,听他们说你是要去轮回境?”叶修快速瞥了一眼巨大的铁门,“怎么不去嘉世呢?”
周泽楷抿了抿嘴,半晌吐出一个字:“……近。”
叶修稍微想了想,大概是说自己家离轮回近吧?
叶修清了清嗓子,顺手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果然没有找到通讯器一类的东西。
“你准备怎么出去?”
周泽楷伸手指了指那扇巨大的铁门,目光坚定,“从这里,出去。”
叶修先是有些哑然,后来转念一想,大概是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为了确认,叶修又问了问,“强攻?”
周泽楷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叶修的猜测。
“不行不行,小周啊,我们这里只有你这一个哨兵,还是个中了抑制表皮素的哨兵,那门我看少说也有三厘米厚……”
周泽楷只是盯着那门不说话。
叶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小周你带机甲了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亮出了手腕上的机甲控制环,暗黑的设计,很普通的一种。
“八三式二型?”叶修看了一眼控制环,立马就报出了型号,“远攻鹞式还是近战人型?这个型号对操作和精神力的要求比较高。”
“鹞式。”周泽楷转了转控制环,目光重新回到门上。
叶修笑了,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好吧,带上我这个老人家一起吧。先说好,我可没带九二式一型。”
周泽楷点了点头,也不在意叶修到底带没带专属于向导的机甲,突然伸出手来,想要邀请叶修共同进入机甲内。
叶修一下子轻轻拍掉周泽楷的手,“不要随意邀请向导进入自己的机甲啊,再说我们精神阀值不匹配的话会对机甲造成损伤……”
话说完叶修就想起当时悸动的感觉,这一句“精神阀值不匹配”显然不能用在他们俩身上。
周泽楷从善逐流的收回了手,轻轻转了转控制环,一架灰色鹞式机甲从光影中浮现,流畅的身形,只是比其他的同种型号要更多了一架机枪。
“改造过了?多加了一架光子炮,攻击力确实得到了弥补,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舍弃了鹞式引以为傲的速度……”叶修把目光从机甲移到周泽楷身上,“不过很适合你。”
周泽楷看着机甲的眼神有一点欢喜,听到叶修的话笑着点了点头,突然说,“鹞式……叶秋前辈曾经用过。”
叶修愣了愣,鹞式他当然用过,几乎所有的机甲他都用过,不过他当年对鹞式进行改造的时候,是将重光子炮换成了离子炮,降低攻击力来提升它的速度。
是和周泽楷完全相反的改造。
叶修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周泽楷。

两个人毫无顾忌,直接开着机甲轰开了大门,叶修抓在驾驶室外面的把手上,看尘烟扑面,轰鸣在身前响起,剧烈的爆炸掀起炙热的火浪。
叶修眯起眼睛,默默为自己在身前加了一堵精神屏障,热浪从中间被剖开。
周泽楷驾驶着鹞式,轻轻转了个身,似乎是顾及到叶修,不动声色将叶修护在机翼下,原本就没有多少的火舌现在就根本无法对叶修造成伤害。
仓库的门很轻易就被打开,对方似乎是没想到竟然有人带有控制环,毕竟机甲这种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支付得起的,就算买得起,没有技术也是废铁一堆。
俩人很轻松地就冲出了仓库,叶修飞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们,他们神情冷漠,似乎对于叶修和周泽楷的逃走早有预料,并且不打算阻拦。
几个穿着深灰色马甲的人看着他们的眼神有一点阴郁,但仍然只是皱了皱眉,根本没有想要来阻拦的意思。
滋滋的传讯声从耳麦里传来,其中一个压低着脑袋的灰马甲压低声音道:
“确定目标——目标已逃脱。”
“确定,目标已完成标记。”

叶修神色凝重。

叶修失踪的第二天,人就回到嘉世了。
吴雪峰当时正板着一张脸教训那些寻找踪迹失败的少年,突然听到叶修那个要死不活的声音,分辨不出来自己到底是松了一口气更多一点还是想掐死他更多一点。
“送去医院检查。”吴雪峰有些头疼。

------------
这是一本被别人白嫖的同人文。

希望提醒大家,不要被出本的喜悦所迷惑,我现在想想都特么一肚子火。

对方私聊我出本,本子未校对未排版,拿到手的本子仿佛是个劣质赠品。

扎心了。

就因为是小透明所以可以随意糊弄吗?

评论(2)

热度(42)